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 正文

父亲的规矩

时间:2018/7/12 清风扬帆网

我的记忆里,父亲没有母亲慈爱,静下心来认真和我说话的次数真的不多!但每一次,似乎都在给我立一点规矩。

小时候,家里很穷,两间土屋里,唯一一件家具是一个木箱子。箱子里除了一家人的衣服,最吸引我的是父亲用一块布包了好几层的那个小包裹。箱子平时被父亲用一把古铜锁锁着。我一直想知道,那个神秘的包裹里,究竟藏了什么宝贝!终于有一天,也许是母亲拿衣服时忘了锁,我偷偷的,一层一层的打开了包裹,里面除了几张纸币,几张布票,是一本《中国共产党党章》。那个时候,我才知道,父亲是中共党员。也许是重新包裹的不是原样,我偷偷打开包裹的事还是被父亲发现了,在他严厉的目光下,我承认了,等待他的责罚。想不到的是,他只是说:想看箱子里的东西,要光明正大,和大人说,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这是父亲给我立的第一条规矩!

我小时候住的小村庄,只有四五户人家。那时候没有自来水,吃水要用水桶到大河里拎,倒进缸里打点明矾沉淀后使用。那时候的我,放晚学后常做的事就是拎水,集满自家的缸,还帮助奶奶和邻居家拎水。印象很深的是那个木水桶,不打水就已经很重,年纪小的我每次只能打半桶。有一天,我发现家里的屋梁的钩子上多了一个铁皮水桶,吃晚饭的时候,我和父亲母亲提起了自己的愿望,想用那个轻便的铁皮水桶。父亲沉思了一会儿说,拎不动,以后家里的水等他拎,那个桶不能用,那是生产队的。公家的东西不能私用!当时好长一段时间,我真的恨父亲的不通人情!后来想想,这不正是父亲给我立的第二条人生规矩么!

父亲很少打我们,但是有一次,他打我打折了芦柴,又打折了一根泡桐棍子。那时我家的门口有一块废地,是后面人家的自留地,他家那年在上面栽了几排小树苗。爱顽皮的我们,把小数苗当成了“敌人”,游戏中用手中的“宝剑”将许多小树苗斩了首!邻居那个本来就不太好说话的老爷爷骂上了门,并且咬定是我的父母让我这样做的!父亲气得发抖,当着那个老爷爷的面对我痛下“杀手”……晚上母亲舍不得,为我敷伤,父亲冷冷的撂下两句话:记住,犯了错误,就要受到惩罚!

父亲读的书少,奶奶和我说过,父亲读书的时候老师很是夸奖他,可惜,家贫,姊妹多,又是老大,早早的就走上了社会。爷爷过世得早,父亲过早的就承担起了家庭的责任!母亲和我说过,父亲这辈子吃了太多的苦!父亲最大的成就是带领全公社(全镇)最后进生产组甩掉了后进的帽子!于我们这个家庭而言,父亲这辈子最大的成功,是他顶住生活的压力和社会舆论的嘲弄,供我们姊妹三人读完了想读的书!没有父亲的决心,绝没有今天的我们!

父亲最近的一次和我认真谈心,是我二零一四年底变动工作岗位到新单位后的不久。他说:那边单位比较大,据说不少干部出过问题,不该拿的,绝不要拿!现在的日子,比过去好多了!我们不会跟你多要生活费,我们一家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幸福!

父亲如今已年近八旬,耳朵也不太好了,话比以前更少了!但我却更爱陪他了!今生有这样一位爱为我立规矩的父亲,是我的福气!(鲁邦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