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廉政史鉴 > 正文

冷少农写给儿子的家书

时间:2018/7/4 清风扬帆网

冷少农家书

  苍儿:

  收到你的信,使我无限的欢欣!使我无限的惭愧!你居然长这样大了,你居然能读书写字,并且能写信给我了。我频年奔走,毫无建白,却得你这一个后继希望,这使我是多么的欢欣啊……

  时代的车轮不息的旋转……希望你好好的努力,以期无负于家庭,无负于社会……一个人除解决自身的问题而外,还须顾及到社会人类,而且个人问题须在解决社会人类整个的问题中去求解决……于此,你除好好的努力读书写字,养成能力而外,还须健全你的身体,每日除读书写字而外,还须作有规则、有益健康之运动与游戏,使智[知]识与体力同时并进,预备着肩负将来之艰巨……

  我之爱你,是望你将来为一极平凡而有能力为一般劳苦民众解决不能解决之各项问题、铲除社会上一切不平等之人物。苍儿!社会之新光在照耀着你,希望你猛进!

  ……苍儿!再会!

  在新年的晨光中,为你祝福!

  你的权哥同此。

元月八日

  这是1931年1月8日冷少农写给儿子冷德昌的一封家书。原信中有错字,整理时,改正的字用方括号标明。在信中,冷少农亲切地唤儿子“苍儿”。从书信开篇部分的内容可以推断,在此前不久,儿子冷德昌应是提笔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儿子信中的内容目前已不可考,但可以想见,冷少农收到稚子来信时的喜悦、激动的心情。

  冷德昌是烈士冷少农唯一的儿子,生于1925年。同年,在孩子尚不满半岁时,25岁的冷少农怀着救世济民的抱负和对革命的向往,忍痛离开心爱的妻儿,来到当时革命的前沿阵地——广东,进入黄埔军校,踏上革命道路。

  后来,冷少农经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被分配到东征军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办公室工作。东征胜利后,冷少农被调往中共两广区委工作,任周恩来的技术书记(秘书)。1926年7月,冷少农随国民革命军北伐。

  从1925年到1931年,冷少农因肩负着革命重任,长期不能回家。那个在印象里还是襁褓中婴儿的苍儿已经能读书写字了,这怎能不让做父亲的百感交集呢?在给儿子的信中,我们看到,他既为“有这一个后继希望”而感到欢欣,同时,也因没有尽到对儿子教养的责任,“内心实不免万分惭愧”。冷少农写下的这段肺腑之言,也从一个侧面展现了革命先烈的铁骨柔情,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他们也有自己的家庭、亲人和难以割舍的牵挂,但为了拯救“大多数痛苦的人类”,他们只能舍弃个人和小家的幸福,为了解放千千万万劳苦大众而义无反顾地去战斗。

  在这封不足800字的信中,我们能感受到冷少农对儿子深切期许与厚望。这不仅是一封普通意义上的家书,比如教育子女要好好学习、孝敬长辈、诚实守信等,它还是一个革命父亲的感召与呼唤,要求子女不能“一切以自己以家庭利益为重”,更要有远大的理想抱负,立志“为一极平凡而有能力为一般劳苦民众解决不能解决之各项问题、铲除社会上一切不平等之人物”。

  “一个人除解决自身的问题而外,还须顾及到社会人类。”因此,人人都要对社会有一份责任感和使命感。信中,冷少农勉励儿子要视野开阔,要认识到“个人问题须在解决社会人类整个的问题中去求解决”。同时,还须锻炼身体、强健体魄,“使知识与体力同时并进,预备着肩负将来之艰巨”。

  “社会之新光在照耀着你,希望你猛进!”尽管当时是白色恐怖时期,冷少农又战斗在敌人的“心脏”中,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随时都有可能作出牺牲,但从这句话中,我们能感受到他对革命前途充满信心,能感受到他不畏艰难险阻的英雄气概,也能感受到他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这句话不仅仅是教育子女,也蕴含着对革命事业的坚定。

  1932年,冷少农被叛徒出卖,当年6月被秘密杀害于雨花台,年仅32岁。他写给儿子的这封唯一的信,成为这位年轻父亲的绝笔家书。(翁宏业 赵瑱 供稿单位:江苏省南京市纪委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