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 正文

“偷”水孝母

时间:2018/1/9 清风扬帆网

  陈鹏副局长被人匿名举报了,指称他贪污受贿。连着几天,局机关的干部职工都在议论这件事。陈鹏被提拔到副处级还不到半年,他原来只是一名财务处处长。举报信里说,陈鹏下班的时间总比别人迟,出门时手上经常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子;每隔个把月的双休日,都会有个衣衫脏旧的中年男子到陈鹏的办公室,扛个蛇皮口袋出来。

  “陈鹏会贪污受贿?我不相信。他是苦桃子出身,我是看着他成长的。”纪委书记把匿名信捧到党委书记兼局长老王跟前时,王局长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陈鹏的父亲去世得早,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抚养大。他母亲是局里的一名退休职工,曾经跟王局长在一个办公室共事过,人品是没得说的。

  陈鹏当财务处处长时,五六个人一起在大厅里集体办公,一个人一张电脑桌,头一抬能相互看到。谁要喝茶,都是捧个杯子径直到墙角的电茶炉那边等水。可当了副局长以后不一样了,一个人一间办公室,每天上班前都有工勤人员替他把桌子整理好,茶杯洗干净,送上一个灌满开水的茶瓶。

  “以后冲开水洗杯子的事情,还是让我自己来吧。”陈鹏叫来办公室李主任。李主任显得很为难,“这——不好吧。你自己冲开水,其他局领导会怎么想?”“那能不能让工勤员每天只替我灌大半茶瓶开水?喝不完就浪费了。”李主任盯着陈鹏的脸看了半天,“局长你不是开玩笑吧?”

  接下来几天,工勤人员不时跑到李主任面前叫屈,一会儿是陈鹏局长拒绝接受办公室为每位局领导购置的招待茶叶,后来实在推辞不了,竟然跑到大厅送给几个经常需要上夜班的同事;一会儿是陈鹏局长制止工勤人员将他桌子上看过的报纸杂志扔进废纸篓,他都是每隔几天就亲自摞得整整齐齐放到身后书橱的柜子里;一会儿是陈鹏局长天再热也不准工勤人员开空调,大汗淋漓的他情愿拿份报纸拼命扇风……

  “他不是刚当领导嘛——渐渐会适应的。”李主任朝工勤人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该怎样还怎样。”

  “既然有人举报了,我们还是重视为好,这既是对集体负责,也是对陈鹏个人负责。”纪委书记随即带人赶到传达室找到保安老袁头,调取监控录像,竟然真看到了举报信里描述的场景:陈鹏一次次下班后拎着一个鼓鼓的布袋子出门;几次双休日,一个衣衫脏旧的中年男子从陈鹏的办公室里出来,肩上扛个蛇皮口袋。

  “难道他过去的表现都是伪装的?”王局长听完纪委书记的汇报后,立即召开党委会,专题研究如何处理陈鹏副局长被举报的问题。“我建议停职调查。”纪委书记的意见得到了大多数党委委员的赞同。

  “陈鹏局长是个好领导,我有情况要反映。”正在这时,传达室的老袁头气喘吁吁地闯进了会议室,“你们知道陈鹏局长拎的布袋子里装的什么吗?是两只茶杯,茶杯里是白开水。举报信里说他贪污,他贪污的是白开水!”迎着党委委员们疑惑的目光,老袁头道出了事情的原委:一次晚上下班后,陈鹏要去酒店参加接待,就拎着布袋放到了传达室,告诉老袁头一会儿他的儿子会来取。老袁头打开布袋一看,原来是两茶杯开水。

  陈鹏告诉老袁头,办公室里工勤员灌的一茶瓶开水常常一天下来喝不完,第二天倒掉可惜,他回家对年迈的母亲说了自己的纠结后,母亲就给了他两个保温茶杯,让他在下班后把茶瓶里捂了一天的开水倒到茶杯里带回家,晚饭后泡脚用。“陈鹏局长动情地告诉我,他常常一边给母亲洗脚一边跟母亲开玩笑说,这是单位的福利呢。他母亲满是皱纹的脸每每笑得跟朵花似的……你们领导说说,把喝剩的白开水带回家孝敬母亲,算不算贪污?需不需要停职调查?”

  王局长倒了杯茶给老袁头,示意他坐下来慢慢说:“那么,扛蛇皮口袋的中年男子又是谁?”

  老袁头的屁股刚刚接触到凳子,听到问话一下子又弹了起来:“他是街头废品收购站的仇二。陈鹏局长觉得办公室的废书废报当做垃圾处理掉可惜,就让我联系了仇二,每隔个把月来收购一趟。”老袁头的眼圈突然红了起来,“陈鹏局长每次卖掉废书废报,都让仇二把钱直接交给我。他说我的儿子媳妇都下岗,生活不容易……”

  “陈鹏是个好同志啊。”王局长沉默许久后幽幽地说,“我们要在全局开展厉行节约的专项整治,狠刹奢侈浪费的风气。”

  一个月后,办公室李主任因为虚开发票贪污公款被查。据交代,匿名信是他一手炮制。(范进)